?
首  頁 走進婦聯 婦聯動態 婦女維權 婦兒建設 文獻資料 專題活動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婦聯動態 >調研思考
維護女性政治經濟權利,促進女性科學發展
發布日期:2013-11-26

太原市迎澤區區委常委、柳巷街道黨工委書記  劉錦春

歷史上,受傳統的儒家文化影響,在封建時代的家長制之下中國女性的地位跌入谷底,女性作為人的尊嚴蕩然無存。到了近代,隨著社會制度的更迭以及文明的推進,新的思想和觀念逐漸被人們所接受,特別是新中國建立后,社會意識形態呈現出嶄新的面貌,而這些變化中最令人矚目的便是女性地位的轉變。本文從政治和經濟兩個角度入手,對我國女性地位的新變化和新趨勢做一個探討,分析當前女性究竟處于何等的政治和經濟地位,同時又將面臨怎樣的挑戰,并就如何促進女性科學發展提出一些建議。

一、我國憲法對女性權利的規定以及目前女性政治、經濟地位的現狀

1、我國憲法對女性權力的規定

在中國,女性具有同男性相等的政、經權利,這是由《憲法》明確規定的,且在歷次修憲的過程中被不斷明確并保存下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1982年12月4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通過并于1982年12月4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公告公布施行、1988年4月12日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1993年3月29日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1999年3月15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和2004年3月14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修正)第二章“公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第四十八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在政治的、經濟的、文化的、社會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權利。”同時特別指出“國家保護婦女的權利和利益,實行男女同工同酬,培養和選拔婦女干部”。

2、新中國女性政治、經濟地位的發展

(1)從政治的角度看

在延安時期,毛澤東就指出“婦女的力量是偉大的……世界上什么事情,沒有婦女參加就不成功。”新中國建立后,1953年出臺的《選舉法》和1954年出臺的《憲法》規定,女性與男性享有同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明確了女性的政治參與義務,自此女性參與政治活動的制度化途徑初步建立起來。

20世紀90年代,中國女性的政治地位再度出現飛躍。1990年7月,中共中央組織部和全國婦女聯合會聯合召開了有關培養女干部問題的座談會,會議針對女性機關任職比例低以及老齡化的問題提出了兩個目標:到1995年,100%的縣和50%的鄉鎮要有女性領導;各個組織人事部門在提拔干部時要優先考慮女同志。此外,在1995年“世界第四次婦女大會”召開之前,中國政府正式發表了《中國婦女發展綱要》,提出要鼓勵女性積極參與到國家社會事務中來,進一步提高女性政治地位;各級政府在政策決定過程中要充分聽取女性意見,選拔培養女干部,加強對女干部的教育以提高其參政能力。截止2008年,全國女干部和女黨員的數量不斷增長,比例分別達到39%和20.4%,一大批德才兼備的優秀女性走上各級領導崗位,以突出的業績贏得贊譽。而在剛剛結束不久的黨的十八大上,女性代表的比例達到23%,各省女性代表團中女性代表的比例同十七大相比,都有普遍的增加,如“浙江省十八大代表候選人中女黨員代表22人,約占總數的39%,較十七大提高16%。江蘇省女黨員所占比例約為31%,比十七大提高約10%;湖南省十八大代表候選人中,女黨員代表約占28%,比十七大提高約6%;山東省十八大代表候選人中,女黨員代表約占23%,比十七大提高約4%”。

總的來說,目前上到國家領導機構,下至鄉村和社區的基層民主選舉中都活躍著女性的身影,通過制度化的途徑女性積極參加選舉,并行使各種政治權力,其政治地位有了全方位的提升。

(2)從經濟的角度看

中國女性經濟上的獨立肇始于1947年在解放區率先實施的《土地改革法》。隨著《土地改革法》的實施,女性能夠以個人名義擁有了土地的所有權,這成為其顛覆以男性為中心形成的社會經濟關系的重要契機。女性自身擁有的財產是其自身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也是其向男權宣戰的最有利武器。

自新中國建立后,女性就業人數不斷增加。1949年全國女工人數只得60萬人,占職工總人口的7.5%,至1988年,女職工人數已躍升為5036萬人,截至九十年代中期,中國女職工人數已達5600萬人,占職工總數的38%,已高于世界34.5%的比例。而到了2008年,中國婦女就業比例已達到全國就業人口總數的45.4%,遠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此外,婦女經濟地位的改善還反映在同工同酬方面。建國以來,中共自1952年至1993年間共推行過四次工資改革,保證了男女同工同酬原則在全國各單位貫徹執行,以改善婦女的生活水平。而各地實行的定額管理,按勞動的數量和質量付給報酬的形式,使貫徹男女同工同酬之政策有了良好的基礎。1994年7月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則以法的形式將男女同工同酬的原則再次固定下來,其中規定女性與男性享有平等的就業權利,實行男女同工同酬,為女性職工提供特殊勞動保護,特別是孕產期間的勞動權益保障。男女同工同酬制度的推行,使女工收入提高,生活得到保證,確保婦女有獨立的經濟杜地位。而經濟地位的提升,不但能改善婦女在家庭中的地位,更可增強婦女的自信心,且男女在經濟上的平等地位,對婦女解事業有極大的推動作用。

經過多年努力,截止2007年,中國婦女勞動力對GDP的貢獻已經超過40%。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全球創業觀察項目”對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調查結果顯示,女性全員創業活動指數為6.90%,而中國女性全員創業活動指數高達11.16%,高出平均指數4.26%,是女性創業很活躍的國家。

由此,不難發現,自建國以來隨著女性財產權及同工同酬制度的確立和發展,女性的經濟地位在不斷得到提升。

3、當前女性政治、經濟地位提升面臨的問題

從總體上看,建國以來政策法律的滲透與支持成為女性地位提升的強大后盾,女性“半邊天”的作用真正得到了發揮,但若從女性科學發展的角度來看,女性政、經地位的提升還存在一些結構性的問題。

(1)從政治的角度看

女性的政治地位可以用兩個指標來說明,一是女性官員的地位和數量;二是關鍵性職業崗位上女性的數量,如以維權為特征的女律師的數量。從這兩個指標來看,當前中國女性政治地位還存在一些結構性的問題。

其一,中國女官員“橄欖形”格局待解:女官員在最高層和基層比例低,越到高層比例越低。來自中組部的數據顯示,近10年來女性干部在各級領導干部中比例有所上升。2009年,全國省部及以上級干部中,女性為11%;地廳級干部中,女性占13.7%;縣處級干部中,女性占16.6%。這個比例在2000年時,分別為8%、10.8%、15.1%。而一份題為《升至高層:亞洲女性領導力》的報告指出,“在過去的10年里,中國女性在社會公平和擔任領導職務方面不進反退。中國女性在擔任領導、高層官員和高管職位的人士中所占比重很低。在身居高位的人士中,女性與男性的比例為17:83。在頂端領導層中,女性領導更是鳳毛麟角。中共中央委員中女性比重從1997年的11.4%下降至2002年的7.6%。在目前204位中共中央委員中,只有13名是女性”。

其二,關鍵職業的女性比例也很少。如在以法律和公義為準的律師行業,女律師的從業人數就遠少于男性從業人數。據湖南省司法廳召開的湖南省女律師協會成立大會上指出,湖南現有律師8000多人,女律師達2000多人,占全省律師總人數的四分之一。而在遼寧省有律師5600多名,其中女律師近1500名。“女律師”的名頭本身就是一種榮譽,而律師這個行業從進門之初就拒絕了平庸,“案源匱乏”成為大部分女律師初入行必須面對的嚴峻現實。

(2)從經濟的角度看

女性的經濟地位可以用平均工資水平和就業層次這兩個指標來表示。

其一,女性的平均工資水平低于男性。據2006年11月03日《上海市貫徹實施中國婦女兒童發展綱要評估報告》指出:2005年,上海市城市居民稅前收入男性為23564元,女性為15292元,男女收入比為1:0.65,比2000年的收入比1:0.73差距擴大了8個百分點。從整體上看,2012年04月新加坡國立大學與位于紐約的亞洲協會聯合發布的最新報告《升至高層:亞洲女性領導力》援引世界經濟論壇的數據說,從全球范圍來看,女性平均要比做同樣工作的男性工資低20%到30%,中國女性的平均工資僅為男性的65%。

其二,女性的就業層次低于男性。上海市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孟燕說,女性就業層次比較低,而在收入較高的經濟、金融、文化等領域,雖然女性數量占60%至70%,但在管理層,男性仍占主導地位。上海的情況并不是特例,在全國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正是因為女性的就業層次低于男性,才導致了盡管女性就業人數不斷增加但女性平均工資低于男性的現實情況。

二、女性科學發展的內涵包括女性的政治、經濟地位的發展

科學發展觀,第一要義是發展,核心是以人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協調可持續,根本方法是統籌兼顧。在科學發展觀的指導下,女性科學發展的內涵,仍然可以從“全面、協調、可持續”的角度進行理解。

首先,科學發展觀中以人為本的執政理念是解除對人的禁錮和束縛,不斷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其中必然囊括婦女的全面發展,即滿足婦女群體的物質文化需求,最大限度地滿足婦女在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中的權利和保障。婦女的發展程度在很大程度上是衡量一個社會的發展程度的重要標準,婦女的發展越全面,創造社會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就會越多,生活水平也會相應地有所提高。因此,在女性的科學發展中,所謂“全面”,就如我國憲法所指出的那樣,要實現女性在經濟、政治、社會、文化及家庭等諸多領域的全面發展,這也是我國實現人的現代化的內在要求之一。

其次,歷次女性解放運動的經驗充分證明,女性的發展是一種協調發展,女性應當根據自己的生理特征與個性需求,結合社會整體發展的趨勢,本著科學必然性的要求,合理地設計規劃與把握自身的發展,力避因發展的短視與盲目性而帶來不良的后果。因此,結合當前的社會現實,本文認為“協調”有兩方面的含義:一是根據我國婚姻家庭法的要求,實現男女數量比例協調發展;二是轉型期女性內部分層分化嚴重的條件下,實現女性各層次之間的協調發展,主要是減少女性中的弱勢群體的數量,增加中等階層女性的數量。

最后,毋庸置疑,和諧社會的建設與“中國夢”的實現離不開廣大女性的積極參與,但通過本文的論述及其他相關的社會現實可發現,女性在教育、就業、權益保障等多個方面還面臨著很多問題,問題的存在究根溯源就是因為女性的政治和經濟地位的提升與社會發展的需要還存在很大距離。而女性政治權力和經濟權力的問題如果得不到有效的解決,肯定會影響到女性參與建立和諧社會、全面參與建設小康社會的積極性。只有社會給予她們平等的權利,才能充分發揮她們的主體積極性,為社會的發展作貢獻。反之,她們為了爭取自身的權利而作出的努力,會使社會發展產生不和諧的因素,將部分抵消和諧社會發展的動力。同時,女性是經濟社會發展的一支重要力量,沒有的女性參與就沒有整個社會的和諧發展;男女兩性平等和諧發展是社會和諧發展的動力所在,平等和諧的性別關系應該能夠為男女兩性參與社會各方面的行動提供便利和支持,使得包括男女兩性在內的多元社會主體的創造性得到充分的重視和發揮,并成為實現和諧社會目標的重要力量。因此,在女性科學發展中,“可持續”應當從當前女性所處的政治經濟地位看,其核心是保障女性政治、經濟權利,促進其政治、經濟地位的發展,以更好地體現男女平等的基本國策,并能夠在經濟社會發展中更好地發揮女性不可替代的作用。

三、當前提升女性政治、經濟地位的建議

面對當前提升女性政治、經濟地位過程中存在的問題,本文認為提升女性政治、經濟地位,促進女性科學發展應當從形成平等、公正、和諧的性別環境和建立一套積極有效的長效機制兩方面入手。

1、創新社會性別文化,樹立女性“四自精神”,形成新的性別環境

首先,要更新文化觀念,創建先進的社會性別文化。剔除傳統文化中一切歧視女性的文化糟粕,消除諸如男尊女卑、男高女低、男強女弱、男剛女柔、男主女從、男主外女主內等對男女兩性的傳統偏見和角色定型。要重視商業文化和消費文化的趨利傾向削弱公眾對性別歧視現象的敏感和批判能力的問題,讓平等、和諧的先進性別文化占領大眾文化陣地,努力打破人們傳統的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大眾傳媒要擔負起向社會宣傳先進性別文化的責任,倡導尊重女性人權、人格尊嚴和獨立的存在價值,反對將女性客體化和商業化,讓平等和諧的性別文化觀念深入人心。

其次,樹立女性“四自”精神,促進女性自身的全面發展。正是基于男女發展的極大差距,延續著男女政治地位、經濟地位的差距,延續著不重視婦女的社會觀念。同時,政治地位、經濟地位低,陳舊觀念存在,則反過來又制約著婦女的再發展。如此惡性循環,婦女發展形勢則更加嚴峻,婦女地位也就更加惡化,并又嚴重影響著婦女已經獲得的實際權利。縮短這種性別上的差別,最終要靠女性自身去奮斗爭取。當代女性要樹立自尊、自信、自立、自強的精神,并以此喚醒婦女作為人的自我意識和主體意識,建立正面的自我形象,在社會生活、家庭生活、國家生活的一切領域,自覺、自信而勇敢地擔當與男子平等的主體角色,承擔同等的責任和義務。女性在尋求自身發展過程中,只有投身于現代化建設和改革的偉大實踐,廣泛參與經濟、社會發展,才能實現人的全面發展目標。要樹立強烈的成就動機,追求遠大的發展目標,培養發展參與、競爭、拼搏、貢獻意識,珍惜發展機會,開發聰明才智,增長才干,更好地履行自己的歷史使命、社會責任、人生義務,實現自己的需要、價值、地位和作用。

2、充分發揮婦聯作用,建立促進婦女科學發展的長效機制

婦聯作為女性利益的代表者,擁有參與社會公共政策的研究、制定、監督實施和政策評估的制度化通道,是表達女性群眾的利益訴求,從根本上維護女性合法權益的重要途徑。因此,當前提升女性的政治和經濟地位應當充分發揮婦聯本身的作用,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長效機制。具體說來可以進行以下幾個方面的嘗試:

一是建議婦聯應建立起完善的課題調研機制。所謂的課題調研就是指婦聯要認真開展調查研究,在選題上以提升女性政治和經濟地位促進女性發展為切入,圍繞女性權益維護和和諧社會構建這個核心展開調查研究的工作;在具體操作上要為公共政策的制定、實施和評估,提供既有數據分析和解決方案的對策建議。

二是建議要婦聯應建立推薦優秀女性入政的工作機制。這是指婦聯組織,應在《憲法》和相關法律的引領下,迅速開展全國范圍女性干部使用的調查,以軟性的研究成果及其公布入手,呼吁黨中央、全國人大、政協、等多部門,強化女性領導地位的提升和數量的增加。并在此基礎上,探索建立由各級婦聯向各級黨委及政府機構推薦優秀女性干部的工作機制。

三是建議應以婦聯為主充分整合社會力量,建立對弱勢女性群體的長效幫扶機制。一是積極發揮引導作用,同各種社會組織展開項目合作,為特困女性及其家庭提供生活救助,使她們能夠有尊嚴的活著。二是各級婦聯應積極同轄區內的大、中、小學校展開合作,如可借鑒土改時期的“冬學”和“夜校”的形式,以社區或村為單位,為社會中的弱勢女性群體提供各種文化學習的機會,不斷提高其社會化的水平,為其獨立在社會中生存奠定文化基礎。三是積極同各種職業教育機構合作,為女性提供各種類型與檔次的職業培訓,讓沒有工作能力的女性具有工作能力,讓具有工作能力的女性能夠不斷提升具有核心的競爭力,總之就是要讓女性實現充分的就業。四是借鑒港澳地區“平機”會的經驗,立法對性別歧視進行司法上的強制制裁。如某女性在就業及職業發展的過程中因性別問題受到不同對待后,可向婦聯進行申述訴,而婦聯在調查取證并確定基本事實后,可由婦聯代表婦女向法院提起相關訴訟,并由法院對其進行司法上的強制性制裁,同時由婦聯對法院判決結果的實施情況進行監督。

?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太原市婦女聯合會
地址:太原市雙塔西街31號 郵編:030012
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站備案號:晉ICP備12005755 晉公網安備 14010602060180
Copytight tyfulian.com all right Reserved
3d开机号